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傲娇的男人
傲娇的男人



男人,在谈到性能力这方面的事情时很少愿意认第二的。

我虽然不敢自豪说是体能超强持久耐战,但也绝对不是咸蛋超人般的三分钟弱者,可是如今我不得不承认美君这个几乎是毫无瑕疵的人间尤物不管在各方面的表现与反应都会使人很快的会达到刺激的顶点而缴械投降,如果她又是个饥渴女王或者是欲火闷烧型的女人时,大多数的男人绝对无法顺利的满足她的需求而将使她长期处於欲求不满的状况,无法得到性满足-这或许是她下意识的轻视并疏远男人的原因,当我体认到这一个事实时,我几被欲火冲昏的脑袋突然冷静了下来,虽然我的肉棒仍不停的抽送着,但我却强忍住了一波接着一波的高潮刺激感,图谋着另一波的反攻,我今天非得让美君在我的跨下得到她此生第一次的高度满足不可……看样子要改变策略了……正当美君轻轻的舒展她那柔若无骨的身躯,准备迎接下一次的激情冲刺时,我狠一咬牙,将正在她体内抽送的的肉棒一举拔出,此时突然感受到下体一阵空虚的美君,就好像一个长久行走於沙漠中饱受口渴之苦的人,当给她第一口水喝之后,让她眼看着一大桶清洁冰凉的水却不让她喝到半滴一样,只见她又急又气的不断喘息,以近乎渴求的声音说:

「你……你做什么……你……你好坏……你干麻……你……你明知道……人家还要……你坏……坏死了……快……快插进来……别欺负我……快快……快……求你……」「别急,你身上的衣服不脱一脱,到时弄乱了你怎么外出见人,屁股抬高,让我把你的裙子跟内裤脱下来。」美君一听霎时满脸通红,虽然身体百般的不愿意也只好乖乖的抬高屁股让我为她脱下已经凌乱不堪的裙子与内裤,虽然是一个简单的动作,但是想到这里是我们平日严肃办公的办公室,这个动作所代表的淫荡感受更加的让我们两个感到销魂,不一会,黑色的高岔裙与沾满淫水的半透明内裤已脱落在地上,我突然停止双手的动作并且露出浅浅的邪恶微笑。

「你……你快点……人家都被你弄成这样子了……你……坏透了……你故意不脱我的袜带与丝袜……你……你让我感觉很淫荡……坏……坏死了……快。插进来……插进来……」焦急的呻吟搭配上不耐的扭动,让美君的下体与丰满且弹性十足的臀部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浓密的黑色花园有如被狂风暴雨侵袭过一般而凌乱不堪,她那因为充血而略为张开的神秘花园布满了近乎满溢的蜜汁,随着身体的曲线缓缓流下,她那菊花蕊就有如沐浴在清晨的朝阳一般的晶莹剔透,而洁白的桌面更遗下了摊摊水渍,一切的一切都是刚刚激情过的证明。而我面对着这一副情景,强忍着想继续插入的强烈冲动,缓缓的挺直了上半身。

美君感受到我的动作,情急之下不顾自己的仅余的矜持与尊严,咬着她那洁白的双牙用更哀求的口吻说:「你……不要……我知道你还没到……求你……人家……人家的下面很痒……很空虚……我真的很想要……好哥哥……大鸡巴哥哥……求你……继续……继续……继续干我。」彷佛是为了配合她的话,她更是努力的抬高她的双臀想迎上我逐渐远去的肉棒,如果说美君刚刚的表现是淫荡的话,那她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淫到骨子里了,连大鸡巴哥哥这种要亲密女友讲也不容易讲出的字句都可以轻易的讲出来。

我的双手在美君滑如凝脂的雪白肌肤上轻轻的滑动,从她的双肩滑向敏感的腋下,再由腋下顺着身体的曲线滑过她的腰际后拉上来直接轻触她那硬挺嫣红的乳头,一阵麻痒酥爽的快感如虫咬一般的侵袭着美君的身体,让她原本就已经被欲火冲击而迷惘的意识更加的模糊不清,为了让她更加的意乱情迷,我不断的摩搓美君敏感的双乳,但是却丝毫的不碰到她那实际上最需要碰触爱抚的桃源洞口,这种持续令人保持欲火高涨却无法获得即刻解决的爱抚方式,让美君全身一阵紧绷后产生断续的疯狂抖动,连呻吟声也几乎无法发出的只能大口的喘着气。

「求你……求你干我的小浪穴……我求你……随便干我……爱怎么干都可以……快……快……「

急促的渴求配合上性感哀怨的表情,我知道美君的欲火因为无法得到顺利的解决而一直不断的向上延烧,这正是我要塑造的结果。

我突然低下头,伸出了我的舌头舔向了美君那已潮湿不堪的嫩穴,将重点集中在最敏感的阴蒂,美君受到这突如期然的刺激,兴奋的双腿高高抬起,自动的将整个股间完全张开在我的面前。

「喔……对……舔……那里……继续……

继续。喔……好刺激……好刺激喔……再进去一点……进去一点……喔……我不行了……不要停……继续舔……舔我……「美君的双手紧抓桌延,双脚将我的头盘住深深的往内挤,口中仍不断的高呼:「你……你真能舔……喔。就是那里……继续……继续……哥哥……哥。舔我……快……快……我又要到了……对……快……「她不断的高呼也不断的揪臀部往上抬高,不断涌出的蜜液沾满了我的脸,更几乎封闭住我的呼吸。我为了不被她搞到窒息而死,只好努力的将头与舌头往下挪移,从她的阴蒂一路移下来时,紧贴的触感让她感到另一波的刺激而不断的提升双腿的压力与臀部的角度,我的鼻子被压力挤压而顺势的顶入她的穴内,让她感到一种被插入的快感……「你……你好坏……喔……你……喔……好爽……喔……好刺激喔……」几乎窒息的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我会不会是第一个窒息在女人阴户内的男人,为了避免这种不名誉的情况发生,我奋力的挣脱,再顺势往下,就这样顶住了美君的菊花蕊,我调皮的轻轻一舔,却让美君产生的极度强烈的反应,美君的双腿压力突然间紧绷到了极点后全身狂乱的抖动,她的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拼命的往内挤,臀部也不停的上下震荡左右摇摆,菊洞也一张一合的让我的舌头缓缓进入。

「阿……阿……你……坏……我……到……到……到了……」一股浓热的蜜汁突然喷满了我的上额,传说中的潮吹竟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达到第二次顶点的美君此时只能向只垂死的金鱼一般不住的喘息与抖动。

我抓住美君的双臂,突然用力的将她原本瘫软在桌上的身体整个拉起来,在顺势将她往前放下,令她四肢着地的爬在地上,我则坐在办公椅上,她的头则刚好面对我那沾满了她淫液的肉棒前。

「你……你好坏……你……你让我变成一只小母狗了……你……坏死了……你上面那么湿……你……还要我舔……」美君突然明白我要她干什么,一阵如少女的娇羞表情出现在她的脸上,虽然如此,她高涨的欲火仍战胜了理智,略为犹豫一下便张开双唇将我的肉棒整根的吞入,开始贪婪的吸允吞吐了起来,吞吐中还不忘用那灵巧的软舌偶尔刺激我的敏感顶部并不时从鼻间发出阵阵的满足哼声。

「喔……爽……好爽……美君……你……你真会舔……你她妈的舔的真是好……太爽了。」如果我将现在的情形告诉所有办公室的同事,一定没有人会相信,原本被公认为是办公室第一美女的冰山女王,原来是一个极其淫荡的潮吹女王,竟然会像一只发情的母狗一般趴在地上留着浪水的贪婪的吸允男人的肉棒,这种感动,我想我一生中一定不会忘记。

突然间,美君将双唇收紧加快了吞吐的深度与频率,做起了超高难度的深喉咙动作,我感到每一下吞吐我的龟头都深深的顶入了她的喉头,加上她蓄意的用舌头顶住我的肉棒,那种刺激感比一般的口交还要爽上几十倍,让原本已经十分兴奋的我感到一波新的刺激顶点,我的肉棒一阵暴涨,几乎要喷了出来。

正当我咬紧牙根,想要继续硬撑之时,感受到我肉棒变化的美君突然抬起一只手,狠很的朝我的菊洞戳了下去。

受到刺激的我全身一震,爆出一阵狂吼:「阿……你……你……阿……我……受不了了……阿……你……你给我……乖乖的吞下去……」随着身体的抖动毫无保留的将大股火热浓稠的白色浓浆灌入美君的口中。这次,换我只能如同一只垂死金鱼般的只懂喘气了。

我的喷射维持了大约十几秒,我感到美君很技巧的在我每一次的喷射中加大了她口内的吸力,这几乎榨乾的我的每一滴浓浆,当我吐出最后一滴的汁液时,美君的双唇也缓缓的离开了我的肉棒,同时也留了一点点的白色浓浆在她的脸上,只见她将满口的白色浓浆在口中缓缓的翻搅了几次,用一种极其淫荡的神情将它缓缓吞入后,她又伸出那灵巧的丁香软舌在我的股间中细细的清理了起来,在此同时她还不时调皮的用舌头触及我的菊洞口,阵阵的酥麻感传来,我突然发现的那原本应该软化的武器突然间恢复了生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