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直面冷眼
直面冷眼
范霞差不多每天得跟浩天通一次话,虽然走了没几天,就已经想了他,非得说上几句话,心里才舒服,才踏实。浩天多在白天跟她通话,如果白天没跟她通话,她晚上必要给他拨手机。可今天晚上给浩天拨手机的时候,没想到浩天居然关机了。

  临走的时候,范霞曾安顿过浩天,千万不要关机,就是充电的时候也不要关。

  刚才第一次打听见是关机,心里并没着急,可过了一会儿连续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她就控制不住内心的着急了。

  她不由地乱猜乱想起来。即便是跟人偷情,或找小姐,也可以调到静音上呀!上次不就调到过静音么?会不会是把手机丢了呢?丢了倒也无所谓,再买上一部全有了,千万不要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这样胡乱想着的时候,范霞竟有些坐立不安了。

  这几天,范霞每天都会到工地上看一看,然后去母亲家里。母亲不时地跟她说起浩天。很显然,母亲对她找浩天很有些担心,总是担心毛头小伙子靠不住。

  父亲虽然不说什么,但是她看得出他心底里是不乐意的。她知道父亲是一个很重视名誉的人,她是父亲最感称心的,父亲以她为骄傲。可她做下这样的事情,父亲嘴秃了。她深知自己伤了父亲的心,父亲有苦难言。

  可是,没有办法啊!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对于她来说,已经没法改变了。她的心已经完全投在浩天身上了。她现在十分期盼的是,能给浩天生个孩子,生下儿子当然更好,即便生不下儿子,生个女儿也好。

  她跟母亲说了这个想法,母亲自然赞成了。母亲说:”有了孩子,外面瞎混就瞎混去,不要说不过就不过了就好了。“可见,母亲已经听了浩天在村里跟几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很担心浩天跟范霞过上几天以后就变心。

  母亲总说浩天年龄实在是太小了,能好好地跟她过日子可是不容易。母亲这样说,她口气非常肯定的说浩天不是那样的人。可她虽然嘴上安慰母亲,心里却也会有些担心。正因为这样,她今晚几次打手机遇了关机,心就悬起来了。她甚至怕浩天会像当年的刘瑾那样,一去之后,好多年就杳无音讯。

  她总是往坏处想,越是往坏处想,浩天偷情和丢手机就觉得是小事了,甚至盼就是跟人偷情或把手机丢了。

  怎么会这么想?想着想着,她忽然觉着自己有点发神经了,一天没通话怎么就胡思乱想起来了?

  于是,她镇静了一下情绪,打开了电视。

  她看了一会儿电视,又拿起手机拨了,而且很希望这一次拨能够拨通,能够听到浩天磁性的声音和开心的俏皮话。然而,浩天还是光机。

  她居然一下子就瘫软到沙发上,心口跳得”咚咚“响,还泛起个想法,跟两个兄弟说一说。正要给范云打手机的时候,又想现在还是不打为好,等到明天再说。

  于是,躺在那里,后悔起不该让浩天独自出远门了。为了养身体,暂时隔开几天,就不能叫他回高家湾去么?怎么就听了他话,很高兴地叫他匆匆忙忙地就走了呢?

  年轻人说话做事真是靠不住,要是她,关机之前肯定会告诉他为什么关机。她强打起精神来,喝了一口水,身上不像刚才那么软了,心想喝上一袋子牛奶也许会更有精神。

  看了看表,已经快11点钟,该是睡觉的时候了。她把电视关掉,到厨房喝了一袋牛奶,然后把北卧室的灯打开,又返到客厅去关灯。

  就在手按开关的那一刻,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心想是浩天的就好了,拿起来一看果然是。

  ”吓死我了,你怎么就想起个关机来?“

  范霞一接起电话就说。

  ”关机还能吓死你?你以为我是小孩子,被人偷走了?“浩天说。

  ”说的不让你关机,你一天没给我打电话,连个招呼也不打就关机了,我打了几十遍,能不着急么?“舒霞说。

  ”我今天回来的迟了,逛得有些累了,打算躺一会儿再给你给你打。躺在床上的时候,手里还拿着手机。没想到一往下趟就睡着了,睡着后不知道怎么就把手机摔在地上了。刚才起来,从地上拿起手机一看才发现手机关机了。我赶紧开手机,可是手机开不开,重新安一下电池才开了机,一开机就给你拨,“浩天撒了个谎。

  ”我叫你吓得身上连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你把我真吓坏!“范霞说。

  ”你怎么会这么害怕?我要是失踪了,你莫非就不活了?“浩天故意逗范霞。

  ”你不要吓人好不好,刚才没吓死,刚刚缓过气来,你倒又吓起我来了!我真后悔叫你一个人走那么远,“范霞说。

  ”宝贝,我走在天边也是你的,你还是不相信我么?你对你的魅力就这么不自信吗?我这次出来见了多少女人,像你这么有魅力的一个也没看见过。——你要是对我这样不放心,那我明天就回去,我正想回去了,“浩天说。

  ”我也是说一说罢了,你既然出去了,还是好好儿地看一看吧!只是你要好好地管理起你的手机来,不要再弄个关机就行了!“范霞说。

  ”肯定不会了,我没想到会把你吓成这样!——那我就再坚持几天。你就不要担心我了,我每天看世博看得眼花缭乱,有时候顾不上给你打电话,你不要怪我啊!你坦坦然然的把身体养好等我回去。我回去报告你消息,让你快乐!“浩天说。

  ”你不要白走这一趟,尽量学习些好经验回来!“范霞又安顿说。

  ”那是一定的,我回去保证会让你满意的!我今天有点累了,想睡了,你也早点睡吧!“浩天说。

  范霞高兴地说:”行,那你睡吧!“

  浩天是陈莉一走就开了机给范霞拨的。刚才他本想调到静音,可陈莉硬是要把两个人的手机都关掉,不叫调到静音上。

  那陈莉真够迷人,对比之下,感觉分明跟陈燕不一样。陈燕虽然很紧,但是总不能令他全身心投入,跟陈燕完事之后,没有什么值得回味的。

  陈莉的确有范霞的特点,她给她的感觉就如范霞一样,回味无穷。

  他为自己有一双识别尤物的眼睛而感到自信。自己的眼睛看好的女人,不仅仅是外表好看,而且有内涵。他所说的内涵当然是指床上的情趣了。

  陈莉跟她缠绵了1个多小时,刚开始是半推半就,到后来便放荡不羁了,挺着大肚子居然也真的不误事。

  现在回想起来,无论是眉目传情,还是身体接触?无论是娇嗔抱怨,还是由衷赞美?陈莉都有一种勾魂的魅力。

  很显然,陈莉在跟他前戏的时候,是在尽力克制着自己,显现出了一种娇羞和迟疑的样子,但那种样子使得浩天全身心投入了,他全身心地品味起了陈莉。

  陈莉把玩他坚挺的手法比得上范霞娴熟,那专心程度,也比得上范霞痴迷。

  浩天会不时地对陈莉说:”你跟我老婆是一个类型的女人,有魅力,勾魂!“”对眼儿,知道么?人的审美不同,性格不同,情趣不同,对异性的感觉也不同,“陈莉刚开始很理性地回答他,并没有因他称道而显出丝毫骄傲和快乐。

  在渐渐地进入状态以后,陈莉回答他的赞美的时候,便总是对他说:”是么,那你好好地爱我!“当他问她”爱我吗?“

  的时候,她起先说”不爱“后来就会反问:”你感觉呢?“浩天痴醉地抚摸着她身体上的每一处极肌肤,生怕漏过任何一个部位。她进入状态后真听话,他让她仰面睡她就仰面睡,让她爬下她就爬下,让她站在地上就站在地上,让她举起腿来她就举起腿来,跟舒霞一样乖顺。

  他最想揣的是她的圆圆的孕腹,他不仅揣,还会听里面的动静,问小家伙踢了没有,疼不疼。

  他也仔细地看了她的下面,那里比范霞要嫩,要好看,只是他想亲吻那里的时候,她不允许,他问为什么,她说:”不卫生!“她很有些经典的说法。她说:”男女相爱,可遇不可求。你爱的,对方不爱你;对方爱你,你却不爱对方,这样的现象很多。能够两情相悦是很难得的。“她还说:”其实男的下面大未必是好事,可女人都喜欢大。男人必须懂得怜香惜玉,又大又硬使性子,女人会受不了。“她就像给他讲课,他亲近她的同时对她充满了敬佩。

  她的这样一些说法,他很想听,他觉得她此时不止是他的性伴侣,而是他生活中的好朋友。

  浩天睡下以后,想着刚才陈莉给予她的美感和敬佩感,一方面告诫自己要坚定不移地爱范霞,一方面下决心看在陈莉的面子上,好好地帮助陈燕实现愿望。

  想到这里,他反倒怕这几天不能给陈燕把肚子了。于是暗下决心,从明天开始要好好地开发她的身体,给她好好地耕耘播种。
 10月9日,范霞一早起来,就像小孩子要见到妈妈一般地高兴。尽管因有仙梅在,她极力抑制着内心的兴奋,还是被仙梅看出来了。

  进卫生间梳洗,好大一会儿没有出来,仙梅站在门口低语讥讽道:”几十岁的人了,真够‘骚’的。“仙梅说这话,不怕范霞听见,大概女人的内心有想法总是包藏不住的。

  范霞只顾打扮,没听见仙梅。仙梅以为范霞假装没听见,实在是等不上了,就敲起卫生间的门来,听见范霞在里面急忙说:”就好,马上出来!“”这半天了,还没洗完!“

  仙梅狠声狠气地说。

  ”那你进来吧!“

  范霞赶紧把门开开,说,”你不早说,我不知道啊!“”你进来这半天了不出来,我总是思谋你快出来,不想不叫多会儿也不出来!“仙梅一进去就褪下裤子蹲在了便池上。

  范霞看着仙梅,笑了笑说:”是我的过,我出去了。“仙梅看了一眼范霞洗得明光铮亮的脸,心里想:”就是回来,也是晚上才能吧,大清早起就打扮成这个样子了!“范霞见仙梅一脸不高兴,心知这是在嫉妒她,但她没有一点火气。她心里非常清楚,从年龄上说,仙梅跟浩天的确是很好的一对儿,可因为自己,仙梅没有如愿。

  她也非常清楚,仙梅如果不是为了浩天这个未来的”公公“也不会找自己的儿子畅玉的。

  ”公公“就是”公公“不要相忘成了”公共“范霞虽然这样想,但也不能不说是一块心病。她不得不严加防范。不过,她充满了自信,她相信她有能力把握住浩天,不论仙梅想什么办法也都是瞎想。

  这次仙梅跟儿子浩玉到九寨沟旅游,她很希望仙梅能够跟怀上儿子的孩子。可是,他们回来以后,她发现他们不像是成了两口子的样子,她怪儿子没有他亲老子张焕的本事,反而随了假老子畅鸿运。

  管他们怀上了没,他们年纪还小,迟怀正好。

  范霞一边想一边打理早点,她用电热杯热了两袋子牛奶,又在微波炉里热了两个馒头,夹了两块酱豆腐。

  仙梅嫌范霞钻在卫生间不出来,可是她进去以后也不出来。

  ”奶子热了,吃早点吧!“

  范霞到卫生间门口亲切地说。

  ”嗯,我知道了,你先吃吧!“

  仙梅的口气完全变了。她刚才对范霞发火,范霞却对她满脸笑容,有些不好意思了。

  范霞遂自己先吃,直到吃完,仙梅还是没有出来。范霞没再叫仙梅,就到东卧室里换衣服,换了好几件,最后选了一身蓝色正装。今天她要上班去,怕穿得性感叫人说。

  仙梅从卫生间出来,见范霞换了衣服,端详了一下,说:”好,穿这身衣服比穿裙子也好。“范霞没回答仙梅的话,说了句”我这就上班去,奶子和馒头要是凉了,你自己热一热!“就开门走了。

  走到院子里,又返回来问仙梅:”你中午就在这儿还是到你妈家?“”你上班,要不我给做饭吧?“

  仙梅说。

  ”不用了,我跟你姥姥说一声,叫她给做饭吧!“范霞说。

  ”那我一会儿就到西塘村了,“

  仙梅说。

  ”那你过几天再来吧!“

  范霞说。

  仙梅嗫嚅着,看了范霞一眼,范霞没搭理,掉头就走。

  她一到单位,李丽清就叫她到乡长办公室。李丽清穿着黑色长款齐膝保暖羊毛衫,嘴唇涂得红艳艳的,脸蛋抹得明亮亮的,好像在跟她挑战似的,板着面孔,口气冷冷地说:”乡长叫你呢!“范霞看见她的模样就恶心,再加口气冰冷,心里很不是滋味。她以牙还牙,就像没听见似的。原本不准备过去,一想迟过去早过去都得过去,迟过去不如早过去。早过去早知道情况,早做应付的准备。

  她敲乡长办公室门时,听见里面赵昀跟李丽清正嘻嘻哈哈,赵昀叫她进去以后,很殷勤,又是问候又是让座,李丽清也一改刚才的态度,让她坐,并给她倒水。

  范霞没有坐,毕恭毕敬地问乡长:”找我有事么?“”你带一带小李吧!下一步她接替你的工作,一开始找不见门头脚道,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妇联主任了,经验很丰富,培养接班人,也是一项光荣任务,“赵昀说。

  ”我哪里有经验,小李是大学生,又生得伶俐,肯定比我做得好,我把办公室今天就腾开,小李坐进去吧!“范霞站在办公桌旁对赵昀说。

  ”她现在怎么能单独占办公室,你还是主任,她当是下一步的事情。她可以把她的办公桌办到你那里,乡妇联的事情还得你做,只是你得教教小李,有事情叫她跑跑腿。“赵昀说。

  ”我想请假,这次去高家湾查了一下身体,有些毛病,需要调理。我请假以后,就叫小李代理一下我的工作吧!“范霞说。

  ”那不行,她不能代理,她可以帮你的忙,你请假我批准,可是小李不懂的事情,打电话问你你还得告诉她,“赵昀说。

  ”那当然可以了,我就是被选举下去以后,小李问我,我也会告诉她的。我不是那种小人,不过,我告诉你,你可不要用小人的办法对待我!“范霞一针见血。

  ”我也对得起你了,你不要不知足,“

  赵昀说。

  李丽清很得意地看着赵昀,意思是不要多说了。

  赵昀于是对李丽清说:”你叫人把你的办公桌搬到范主任的办公室吧!“”不用搬,我的办公桌我一两天就会腾开,等给我安排了工作以后,我该到哪个办公室到哪个办公室!“范霞完就走。

  从乡长办公室出来以后,畅鸿运正好从旁边的办公室出来了了。畅鸿运看见她连招呼都没跟她打。范霞也不在乎畅鸿运对待她的冷漠,因为她心理知道他心底里对她不满。

  为了一个浩天,她惹下了一些人,并因此而失去妇联主任这个职务,她在人们心里的位置一下子就掉下去了这是她早已预料到了的,但是她无怨无悔。

  有些人很势利的,今天有用就对你好,明天没用了就忘记你的好了。由于她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因此并不感到难堪。

  然而毕竟是刚刚开始,她还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适应。她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先腾开一个抽屉,然后到赵昀的办公室里把门上的一把钥匙和腾开的抽屉的唯一的一把钥匙给了李丽清。

  李丽清居然说:”要腾就赶快都腾开,不要拖!“范霞再也忍不住了,对李丽清口气严厉地说:”你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给你腾是我要给你腾的,你除了不感谢还责备起我来了,你是什么东西!“”我是什么东西?我很快就是乡妇联主任了!你才是什么东西呢?常听人说你很有修养,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丽清已经不把范霞放在眼里,这令范霞非常生气。

  ”告诉你,你没资格教训我,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有多么了不起了,我要是不让你,妇联主任你还未必能当成!“范霞说。

  ”小李,你少说一句吧,范主任在咱们县里是很有名气的,你应该虚心向她学习,不能这样对她说话!“赵昀撑不住了,对李丽清说。

  ”你说我对她怎么样了?是她逼得我不行,我才说出来的,你莫非没看见没听见么?“李丽清冲着赵昀说了一句,居然就”呜呜“地哭起来了。

  赵昀见李丽清哭了,瞪着眼对范霞说:”这下你高兴了吧!你也不要摆老资格好不好,彼一时此一时。你还是安安心心地回去跟你的小老公受用去吧!“”赵昀,你不要得意,我告诉你,你的好日子不会长久的,你身边安了一颗定时炸弹!“范霞愤怒地说。

  ”我是定时炸弹,你是说话还是放屁?“

  李丽清收起眼泪,骂起了范霞。

  ”你给我出去,什么乱七八糟的!“

  赵昀见李丽清口出脏言骂范霞,赶紧阻止道。李丽清见赵昀责备她,先是吃惊,接着愤愤,继而把头发一甩,就出去了。

  ”你坐下,我跟你说。——你,真的是天下最有魅力的女人,我在你的身上花得心血真是不少,你不要见了那么一个靠不住的小后生,就迷了窍,你刚才说我身边安了一颗定时炸弹,我看你身边是安了一颗重型炮弹!“赵昀说,”你要是能把你身边的那颗炮弹挖掉,我肯定能把身边这颗炸弹扔掉!“”你说什么?原来你们是穿了一条裤子,合套起来耍人!“李丽清并没有走开,她在外面听着,听见赵昀说要挖掉她这颗炸弹,立即闯进来大声吼道。

  赵昀没想到李丽清在门口听着,听见了就听见了,无所谓,他心里这样想,遂以更加不客气的腔调说:”你不要这么狂好不好?你要搞清楚,我看起来你抬举你,你就是个人才,你就有地位有威信了。你要是胡来,惹恼我,我灭个你就像吐唾沫一样容易,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赶紧给我离开这个办公室!“李丽清被赵昀这样一唬,傻眼了!刚才的泼劲儿一下子就消失了,她灰溜溜地就出去了。

  赵昀跟在后面,开门了着李丽清回到宿舍里,才回到座位上。

  范霞听了赵昀刚才对李丽清的一番责备,心情方才好了一些。她心里想,李丽清还是个大学生,就这么说话做事能站得住脚么?

  赵昀坐下以后,范霞郑重其事地告诉他说:”明人不做暗事,我早就跟你把话说明白了,你不要总是在暗中使手段,我知道你是很会使手段的人,可我要跟你说,你在我的身上使手段你是没有好处的。“范霞说完,就要走,赵昀说:”你不要走,我想问问你,你真的想不想继续当妇联主任了?“”不想当了,你给我再安排一个适合我做的工作好了,“范霞说。

  ”你是想做点甚?“

  赵昀问。

  ”把我分到农业服务中心行不行?“

  范霞说。

  ”那还不行!“

  赵昀深情地端详着范霞说。

  【完】